菜单

微信公众号:Android安全中文站

文章

Home 安卓安全工具 安卓动态调试七种武器之离别钩 – Hooking(上)
Home 安卓安全工具 安卓动态调试七种武器之离别钩 – Hooking(上)

安卓动态调试七种武器之离别钩 – Hooking(上)

安卓安全工具 by

0x00 序


随着移动安全越来越火,各种调试工具也都层出不穷,但因为环境和需求的不同,并没有工具是万能的。另外工具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能搞懂工具的原理再结合上自身的经验,你也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调试武器。因此,笔者将会在这一系列文章中分享一些自己经常用或原创的调试工具以及手段,希望能对国内移动安全的研究起到一些催化剂的作用。

目录如下:

文章中所有提到的代码和工具都可以在我的github下载到,地址是:

0x01 离别钩


Hooking翻译成中文就是钩子的意思,所以正好配合这一章的名字《离别钩》。

一提到hooking,让我又回想起了2011年的时候。当时android才出来没多久,各大安全公司都在忙着研发自己的手机助手。当时手机上最泛滥的病毒就是短信扣费类的病毒,但仅仅是靠云端的病毒库扫描是远远不够的。而这时候”LBE安全大师”横空出世,提供了主动防御的技术,可以在病毒发送短信之前拦截下来,并让用户选择是否发送。 其实这个主动防御技术就是hooking。虽然在PC上hooking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在android上的资料却非常稀少,只有少数人掌握着android上hooking的技术,因此这些人也变成了各大公司争相抢夺的对象。但是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久保密的,这些技术早晚会被大家研究出来并对外公开的。因此,到了2015年,android上的hook资料已经遍地都是了,各种开源的hook框架也层出不穷,使用这些hook工具就可以轻松的hook native,jni和java层的函数。但这同样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新手想研究hook的时候因为资料和工具太多往往不知道如何下手,并且就算使用了工具成功的hook,也根本不知道原理是什么。因此笔者准备从hook的原理开始,配合开源工具循序渐进的介绍native,jni和java层的hook,方便大家对hook进行系统的学习。

0x02 Playing with Ptrace on Android


其实无论是hook还是调试都离不开ptrace这个system call,利用ptrace,我们可以跟踪目标进程,并且在目标进程暂停的时候对目标进程的内存进行读写。在linux上有一篇经典的文章叫《Playing with Ptrace》,简单介绍了如何玩转ptrace。在这里我们照猫画虎,来试一下playing with Ptrace on Android。PS:这里的一部分内容借鉴了harry大牛在百度Hi写的一篇文章,可惜后来百度Hi关了,就失传了。不过不用担心,我这篇比他写的还详细。:)

首先来看我们要ptrace的目标程序,用来一直循环输出一句话”Hello,LiBieGou!”:

想要编译它非常简单,首先建立一个Android.mk文件,然后填入如下内容,让ndk将文件编译为elf可执行文件:


 

接下来我们写出hook1.c程序来hook target程序的system call,main函数如下:


 

首先要知道hook的目标的pid,这个用ps命令就能获取到。然后我们使用ptrace(PTRACE_ATTACH, pid, NULL, NULL)这个函数对目标进程进行加载。加载成功后我们可以使用ptrace(PTRACE_SYSCALL, pid, NULL, NULL)这个函数来对目标程序下断点,每当目标程序调用system call前的时候,就会暂停下载。然后我们就可以读取寄存器的值来获取system call的各项信息。然后我们再一次使用ptrace(PTRACE_SYSCALL, pid, NULL, NULL)这个函数就可以让system call在调用完后再一次暂停下来,并获取system call的返回值。

获取system call编号的函数如下:


 

ARM架构上,所有的系统调用都是通过SWI来实现的。并且在ARM 架构中有两个SWI指令,分别针对EABI和OABI:

既然需要兼容两种方式的调用,我们在代码上就要分开处理。首先要获取SWI指令判断是EABI还是OABI,如果是EABI,可从r7中获取调用号。如果是OABI,则从SWI指令中获取立即数,反向计算出调用号。

我们接着看hook system call前的函数,和hook system call后的函数:


 

在获取了system call的number以后,我们可以进一步获取个个参数的值,比如说write这个system call。在arm上,如果形参个数少于或等于4,则形参由R0,R1,R2,R3四个寄存器进行传递。若形参个数大于4,大于4的部分必须通过堆栈进行传递。而执行完函数后,函数的返回值会保存在R0这个寄存器里。

下面我们就来实际运行一下看看效果。我们先把target和hook1 push到 /data/local/tmp目录下,再chmod 777一下。接着运行target。


 

我们随后再开一个shell,然后ps获取target的pid,然后使用hook1程序对target进行hook操作:


 

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个SysCallNo是162,也就是sleep函数。第二个SysCallNo是4,也就是write函数,因为printf本质就是调用write这个系统调用来完成的。关于system call number对应的具体system call可以参考我在github上的reference文件夹中的systemcalllist.txt文件,里面有对应的列表。我们的hook1程序还对write的参数做了解析,比如1表示stdout,0xadf020表示字符串的地址,19代表字符串的长度。而返回值19表示write成功写入的长度,也就是字符串的长度。

整个过程用图表达如下:

安卓动态调试七种武器之离别钩 – Hooking(上)

0x03 利用Ptrace动态修改内存


仅仅是用ptrace来获取system call的参数和返回值还不能体现出ptrace的强大,下面我们就来演示用ptrace读写内存。我们在hook1.c的基础上继续进行修改,在write被调用之前对要输出string进行翻转操作。

我们在hookSysCallBefore()函数中加入modifyString(pid, regs.ARM_r1, regs.ARM_r2)这个函数:

因为write的第二个参数是字符串的地址,第三个参数是字符串的长度,所以我们把R1和R2的值传给modifyString()这个函数:

modifyString()首先获取在内存中的字符串,然后进行翻转操作,最后再把翻转后的字符串写入原来的地址。这些操作用到了getdata()putdata()函数:


 

getdata()putdata()分别使用PTRACE_PEEKDATAPTRACE_POKEDATA对内存进行读写操作。因为ptrace的内存操作一次只能控制4个字节,所以如果修改比较长的内容需要进行多次操作。

我们现在运行一下target,并且在运行中用hook2程序进行hook:


 

哈哈,是不是看到字符串都被翻转了。如果我们退出hook2程序,字符串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0x04 利用Ptrace动态执行sleep()函数


上一节中我们介绍了如何使用ptrace来修改内存,现在继续介绍如何用ptrace来执行libc .so中的sleep()函数。主要逻辑都在inject()这个函数中:


 

首先我们用ptrace(PTRACE_GETREGS, pid, NULL, &old_regs)来保存一下寄存器的值,然后获取sleep()函数在目标进程中的地址,接着利用ptrace执行sleep()函数,最后在执行完sleep()函数后再用ptrace(PTRACE_SETREGS, pid, NULL, &old_regs)恢复寄存器原来值。

下面是获取sleep()函数在目标进程中地址的代码:


 

因为libc.so在内存中的地址是随机的,所以我们需要先获取目标进程的libc.so的加载地址,再获取自己进程的libc.so的加载地址和sleep()在内存中的地址。然后我们就能计算出sleep()函数在目标进程中的地址了。要注意的是获取目标进程和自己进程的libc.so的加载地址是通过解析/proc/[pid]/maps得到的。

接下来是执行sleep()函数的代码:


 

首先是将参数赋值给R0-R3,如果参数大于四个的话,再使用putdata()将参数存放在栈上。然后我们将PC的值设置为函数地址。接着再根据是否是thumb指令设置ARM_cpsr寄存器的值。随后我们使用ptrace_setregs()将目标进程寄存器的值进行修改。最后使用waitpid()等待函数被执行。

编译完后,我们使用hook3对target程序进行hook:


 

正常的情况是target程序每秒输出一句话,但是用hook3程序hook后,就会暂停10秒钟的时间,因为我们利用ptrace运行了sleep(10)在目标程序中。

0x05 利用Ptrace动态加载so并执行自定义函数


仅仅是执行现有的libc函数是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的,接下来我们继续介绍如何动态的加载自定义so文件并且运行so文件中的函数。逻辑大概如下:

保存当前寄存器的状态 -> 获取目标程序的mmap, dlopen, dlsym, dlclose 地址 -> 调用mmap分配一段内存空间用来保存参数信息 –> 调用dlopen加载so文件 -> 调用dlsym找到目标函数地址 -> 使用ptrace_call执行目标函数 -> 调用 dlclose 卸载so文件 -> 恢复寄存器的状态。

实现整个逻辑的函数 injectSo()的代码如下:


 

mmap()可以用来将一个文件或者其它对象映射进内存,如果我们把flag设置为MAP_ANONYMOUS并且把参数fd设置为0的话就相当于直接映射一段内容为空的内存。mmap()的函数声明和参数如下:


 


在我们使用ptrace_call(pid, mmap_addr, parameters, 6, &regs)调用完mmap()函数之后,要记得使用ptrace(PTRACE_GETREGS, pid, NULL, &regs); 用来获取保存返回值的regs.ARM_r0,这个返回值也就是映射的内存的起始地址。

mmap()映射的内存主要用来保存我们传给其他函数的参数。比如接下来我们需要用dlopen()去加载”/data/local/tmp/libinject.so”这个文件,所以我们需要先用putdata()将”/data/local/tmp/libinject.so”这个字符串放置在mmap()所映射的内存中,然后就可以将这个映射的地址作为参数传递给dlopen()了。接下来的dlsym(),so中的目标函数,dlclose()都是相同调用的方式,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我们再来看一下被加载的so文件,里面的内容为:


 

这里我们不光使用printf()还使用了android debug的函数LOGD()用来输出调试结果。所以在编译时我们需要加上LOCAL_LDLIBS := -llog。

编译完后,我们使用hook4对target程序进行hook:


 

可以看到无论是stdout还是logcat都成功的输出了我们的调试信息。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注入让目标进程加载so文件并执行任意代码了。

0x06 小节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做到hook system call以及动态的加载自定义so文件并且运行so文件中的函数了,但离执行以及hook java层的函数还有一定距离。因为篇幅原因,我们的hook之旅就先进行到这里,敬请期待一下篇《离别钩 – Hooking》(听说打赏能让作者写的快一点…)。

文章中所有提到的代码和工具都可以在我的github下载到,地址是:

0x07 参考资料


  1. Playing with Ptrace http://www.linuxjournal.com/article/6100
  2. System Call Tracing using ptrace
  3. 古河的Libinject http://bbs.pediy.com/showthread.php?t=141355

0xFF 版权声明


本文独家首发于乌云知识库(drops.wooyun.org)。本文并没有对任何单位和个人授权转载。如本文被转载,一定是属于未经授权转载,属于严重的侵犯知识产权,本单位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自:http://drops.wooyun.org/papers/9300    原文作者:蒸米    感谢作者授权转载,未经授权请不要对本文进行转载。

 

30 2015-09